聂鑫森:崇尚文化见高标
2018-04-13

在中国的传统美德中,尊重读书人也就是尊重文化,历来得到大力倡导与弘扬。“天地君亲师”中的“师”,既是对“传道、授业、解惑”的老师的格外青睐,也是对德行高洁、学养渊深的知识分子的推崇。特别是身居显位的官员,他们对文化的敬畏与崇仰,往往会对社会风气的纯正、各种人才的脱颖而出,产生良好的影响。

唐代王勃在《滕王阁序》中写道:“物华天宝,龙光射牛斗之墟;人杰地灵,徐孺下陈蕃之榻。”陈蕃礼贤下士徐孺子的事略,见于《世说新语·德行第一》中:


陈仲举(陈蕃)言为士则,行为世范,登车揽辔,有澄清天下之志。为豫章太守,至,便问徐孺子所在,欲先看之。主簿曰:“群情欲府君先入廨。”陈曰:“武王式商容之闾,席不暇暖。吾之礼贤,有何不可?”


陈蕃是个有远见卓识的人,一到南昌上任,还未进官衙,就要去拜访名士徐孺子。主簿认为不必这样谦抑,陈蕃称:“周武王为了向老子的老师商容表示敬意,来不及坐暖席子,我礼敬贤人有什么不可以呢?”此后,两人订交,陈蕃专为来访的徐孺子准备一榻,徐一走他便把榻挂起来,表示对徐的格外尊敬。

殷浩字渊源,年轻时就名声很大,有学识、善清谈;官至扬州刺史、中军将军。谢镇西(谢尚)少时,闻殷浩能清言,故往造(访)之。殷未过有所通,为谢标榜诸义,作数百语。既有佳致,兼辞条丰蔚,甚足以动心骇听。谢注神倾意,不觉流汗交面。殷徐语左右:“取手巾与谢郎拭面。”(《世说新语·文学第四》)

谢尚去向殷浩请教清谈之学,殷浩扼要地阐发各种观点的大旨,既有精妙的内容,又有华美的文采,让谢尚听得心旌摇动,不觉汗流满面。殷浩交代左右的人:“拿手巾来给谢郎擦擦脸。”这个细节,体现了殷浩对后学的关心和爱护,很感人。


王安期(王承)作东海郡,吏录一犯夜人来。王问:“何处来?”云:“从师家受书还,不觉日晚。”王曰:“鞭打宁越以立威名,恐非治理之本。”使吏送令归家。(《世说新语·政事第三》)


王承任东海郡太守,部下抓捕了一个违反宵禁的人,按理说应施以鞭刑。但一问,这个人是因在老师家中学习而耽误了时间,故而违禁,王承马上放了他。宁越曾是个出身贫寒却刻苦向学的底层人,《吕氏春秋》对他有赞誉的记载。王承认为违反宵禁的这个人,是和宁越同样可敬的读书人,如果靠鞭打这种人来建立威信,恐怕不是治理政务的根本办法。

回想1966年至1976年的“文化大革命”,大批知识分子受到打击和迫害,造成了社会秩序紊乱、经济停滞不前、国计民生日艰的局面,教训惨痛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知识分子得到真正的关爱和重用,使他们心情愉快地为祖国效力输诚,取得骄人的成绩。


郗超每闻欲高尚隐退者,辄为办百万资,并为建立居宇。在剡为戴公(戴逵)起宅,甚精整。戴始往旧居,与所亲书曰:“近至剡,如官舍。”郗为傅约(傅瑗)亦办百万资,傅隐事差互,故不果遗。(《世说新语·栖逸第十八》)


郗超虽是政要,却很珍重有德行有学问的读书人。他只要听说有人要志操高远地隐退,就会为之筹办百万资费,并为之建造房屋。在剡县他为戴逵所建的房子和官舍一样宽敞。他听说傅瑗要隐退,亦备好百万资费,只是因傅退隐未成,这笔钱才没有给。

礼贤下士最闻名的故事是“周公吐哺”。“周公”即西周政治家姬旦,他吃饭时也接待贤士,并吐出了口中咀嚼的食物,表示他的求贤心切及对来访者的礼貌。曹操的《短歌行》赞道:“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。”

《世说新语·德行第一》中还有一则,说到李膺(字元礼),《后汉书》称他抗志清妙,有文武俊才,曾任司隶校尉。他特别爱奖掖有真才实学的读书人,“后进之士,有升其堂者,皆以为登龙门。”

(《<世说新语>拾微》,《文学自由谈》2017年第2期)    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